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档案君鼠疫围城——侵华日军细菌战的死亡之网

发布时间:2021-11-25

  日,未满十二岁的女孩蔡桃儿由母亲背到常德广德医院。前一天夜里,她突然高烧恶寒、头痛恶心,“一夜呻吟不止,烦躁不安”。

  一架日机由西进入城市,离地面只有20多米,在中心区盘旋了三圈后,扔下些东西就飞走了。

  据美国菲利斯·班南·伍德沃斯所写的《家在常德——从清末到新中国(1909—1951)》一书记述,在常德的文美莉牧师“正等待着乘坐快艇回桃源。她和同伴循着声音往上空看去,能清楚地看见两个人,身着白色服装,坐在飞机的驾驶舱里。这架飞机在东门附近贫民区盘旋,之后,扔下了什么东西就飞走了。这显得非常之神秘。”

  飞机去后,大街小巷乃至屋顶上,覆盖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谷子、高粱、麦粒、破布、烂巾等杂物。

  有医院人员对空投物做了检查,在显微镜下,空投物里有许多杂菌,其中有少数两极染色较深的革兰氏阴性杆菌,类似鼠疫细菌。

  到11月13日早晨,冬天的太阳沉重地爬上广德医院二楼时,蔡桃儿没能看到。

  蔡桃儿死前,医院再次为她进行血液涂片检查。此时的涂片上,“布满了鼠疫细菌”。

  蔡桃儿是第一个被确诊、第一个被解剖,并留下切实病理报告的侵华日军细菌战的鼠疫患者。

  谭学华后来将蔡桃儿及其他3个病例写入论文《湖南常德发现鼠疫经过》,并于1942年3月1日发表在国立湘雅医院院刊第一卷第五期上。这是首次发布的日军在中国浙江、湖南等地投放由东北731工厂生产的鼠疫细菌造成鼠疫大流行的最完整学术记录。

  《人民日报》1950年2月5日头版刊载《湖南常德华德医院院长证明日寇曾用飞机散布鼠疫 常德地区很多同胞因此死亡》

  同样笼罩着死亡阴霾的还有东西长100多米的鸡鹅巷(常德城内的贫民区)。据张礼忠等常德细菌战调查者多次调查、走访和统计,仅鸡鹅巷里死亡者就达294人。

  1942年3月,时任政府防疫专员的欧洲医生伯力士在一次会议上报告说,整个常德城随时随地都可能再次爆发鼠疫。当局紧急派出卫生工程队携带灭鼠工具和消毒器材,赶往常德。然而已经回天无力。

  4月6日,住在法院西街34号的33岁主妇陈刘云发病,仅两日后,陈刘云身亡。在她身上,第一次出现了烈性鼠疫的传染——肺鼠疫。

  常德鼠疫流行6个多月来最严峻的时刻到来了。据《辛巳劫难——常德细菌战纪实》中记载,“每天死人10人以上。”亲历者回忆,“有全家老幼都罹鼠疫而死的,也有得肺鼠疫等不到24小时即死的”。

  在一张常德鼠疫流行图上可以看到,从中心城常德起,鼠疫向四面八方迸射出去,常德周边5公里范围内的乡镇无处不染疫。

  经过传染,新的传染点又形成了新的放射点,再向更远的地方迸射。如蜘蛛结网,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蜘蛛终织成一张巨大的死亡之网。常德周边13个县、70个乡镇、486个村落尽皆落入这张网中。

  1996年11月,致力于日军侵华战争细菌战受害者调查与对日民间索赔工作的王选和一位日本律师给常德带来了《井本日记》。

  《井本日记》提到,井本在1941年11月25日,也就是常德细菌战攻击结束21天后,接到了派遣军参谋长尾正夫的报告,内容正是关于常德细菌战的。井本把报告的主要内容摘要记在了日记里:

  11月4日晨,播撒了“36公斤泡沬”,因为当地天空有云层,只得下降高度,但飞机一侧的容器打不开,就直接丢在了洞庭湖里。

  11月20日左右,“鼠疫”迅猛流行,各战区收集的卫生材料表明“如命中则一定发病”。

  1941年12月22日,井本还记载了他接到驾驶飞机进行撒播作业的日军飞行员报告。报告显示,常德作战“非常成功”,病毒散布十几天后在常德凶猛流行。为此,细菌战部队士气高扬,并对使用感染鼠疫的跳蚤的效果“非常有信心”。

  1941年11月4日,侵华日军飞行员松本正一(右一)驾驶飞机在湖南常德城区投下鼠疫杆菌

  铁证如山之下,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判决书不得不认定中方诉讼团举证的侵华日军细菌战证据属实,但拒不判定日本政府需要向中国受害者道歉、赔偿。

  青年导演熊玮用了四年时间,围绕常德细菌战拍摄了电影《云上日出》。“拍这个题材不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仇恨,不是为了晾晒伤痛,是为了让更多人记住过去,找到未来前进的动力。”他说。

  王选与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会长高峰等人也在许多场合表达过同样的期待:牢记这段历史,让更多人知道真相,并非为了仇恨,而是要警示后人,不要再发生细菌战这种反人类的战争罪恶。

  正如习同志早在2014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座谈会上所说,只有正确对待历史,才有利于日本早日卸下历史包袱。日本方面应该本着对历史、对人民、对未来负责的态度,从维护中日友好、维护亚洲地区稳定与发展的大局出发,以慎重态度严肃对待和妥善处理历史问题,认真记取历史教训,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本文参考自南香红《常德:鼠疫围困的城市》及来自王选、常德市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档案资料